目前仔猪价格的一路飞涨,据调查,2015年的仔猪价格目前的涨幅已经吞掉了养猪利润的10%左右,补栏要合理,要综合考量自身的资源能够承载多大的规模,而不是,一看行情好,就无限制的扩栏,风控的概念要进入头脑,要能进能退,不要被所谓的潮流所裹挟。毕竟,身家性命都是自己的,潮起潮落,我们不要走的太远。

“去年养猪行情不错,大企业参与,供应量加大了,”在李园街道,中顺生猪养殖产销合作社理事长范培良印证了这一观点。目前,他的养殖规模已扩充到母猪200头,总存栏量2000余头。他还告诉记者,生猪市场出现了“南北倒挂”现象,过去是北方生猪比南方便宜一点,但今年是北方比南方贵,说明南方生猪存栏量也在快速增大甚至供过于求。

“每养一头猪仅获利17元。”安徽合肥市物价局近期的一次调研显示,今年上半年生猪价格一路走低,养殖户们再次遭遇“养猪不赚钱”这一周期性“难题”。
调查发现,鉴于养猪利润并不可观及风险控制的难度颇大,部分不堪“赔两年赚一年”的散户已经放弃养猪。
与之相对,近年以来,各路资本蜂拥进入养猪行业。除了网易、武钢等企业跨行业养猪,信托和基金等金融化工具也开始“联姻”养猪。在这些逐利的资本看来,养猪是回报率可观的朝阳产业。
养猪成本增加
今年以来,饲料涨价、仔猪和防疫成本均有上升,养猪户面临生存困境。
当听到猪贩报出的收购价时,养猪10年的刘尧盘算道,圈里的40多头猪“怕是要白养了”。
“一斤七块一,只有那几头极好的才能卖到七块二。”7月17日,刘尧说。
刘尧是天津市武清区后所村最大的养猪户,他算了一下账,这样的生猪收购价,比起他所付出的养猪成本,“稍高那么一点”。
由于家里养有10头母猪,刘尧圈里的生猪均系自繁自养。“这比购买仔猪风险小。”他说,与他相熟的一位养殖户,春节前从外地“抢了”30多头不足60斤的仔猪,价格在800-900元/头之间。
据刘尧介绍,生猪的最大成本为饲料支出。有资料显示,饲料占到养猪成本比重在70%-75%之间。刘尧称,今年以来,玉米价格已从他最初养猪时的0.9元/斤涨到了1.2元/斤,“豆粕也快到2元/斤了”,主要由玉米、豆粕按比例配制而来的猪饲料价格已超过每斤1.5元。
若按一头猪从出生到出栏的7个月里大约吃掉700斤饲料计算,刘尧为每头生猪所承担的饲料成本为1050元。让刘尧稍感庆幸的是,其自家的10亩地年产玉米1万多斤,可以缓解部分压力。
刘尧还说,每年为猪防疫和购买药物的支出超过了千元。其中,“给一头猪打各种类型的疫苗”,需要40多元;“夏天一到,防暑的凉药一买就是几十包”。
虽然饲料成本存在些许差异,但玉米依赖外购的南方养猪户与刘尧所代表的北方养猪户,面临着大致相仿的生存困境。安徽省合肥市物价局成本监审局科员施东进所做的调研显示,今年1-6月,合肥市每头生猪的平均养殖成本为1852.9元,相比去年下半年上涨2.98%。
具体来看,合肥养猪户所承担的饲料成本为989.78元、仔猪成本683.5元、医疗防疫费51.67元,此外还有60.70元的人工成本。其中,仔猪和防疫成本均比去年有不小的涨幅。
生猪利润暴跌
合肥调研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平均每头生猪获利仅17元,同比降幅超9成。
一般而言,圈里的生猪长到220斤-230斤之间时,养猪户就得把猪卖掉。遇到行情好的时候可以稍微靠到250斤再卖,但今年没人敢冒险“囤猪”,“一是怕后面价格继续跌,二是猪肉太膘猪贩不要”。
不久前,刘尧同村的另一名刘姓养猪户以7.3元/斤的价格出售了14头220斤左右的自繁自养的生猪。刨除饲料药物等成本以及将母猪产仔前的成本平摊后,刘姓养猪户计算说,每头生猪给他带来的利润约200元。
“如果仔猪是从外面买的,那就得赔钱了。”他介绍,其侄女婿春节前以每头800元左右的价格购进了100多头仔猪,“前几天他过来跟我抱怨说,今年得赔不少。”
根据合肥市物价局施东进的调研,1月份生猪收购价在8.9元/斤时,合肥养猪户平均能从每头生猪上获利150元,而到6月份生猪收购价降为6.8元/斤时,每头生猪变为亏损100元。由此施东进得出,“1至6月份合肥市平均每头生猪获利仅17元”。
据施东进介绍,去年同期,每头生猪平均出栏价格7.92元/斤,生猪一度供不应求。在购买仔猪育肥方式下,平均每头生猪获利约300元,自繁自养的话,每头生猪可获利约440元。
以此计算,合肥当地今年每头生猪的利润额同比降幅超9成。
除投入产出比外,养猪户的盈亏计算时,还须将生猪病死率考虑在内“因病返贫”尤其适用于行情不振的当下。据刘尧介绍,与其相熟的那位春节前高价“抢猪”的养猪户,因购得的30多头猪中病死率较高,“最少损失了5000多元”。
前述刘姓养殖户也称,之前他一头600斤左右的母猪,得病后仅卖了400元,以至于现在他“一看到猪有生病的迹象,心里就紧张”。刘称,不久前村里还有养猪户看到“家里母猪生的14只小猪仅成活一两只”后,“一气之下不养猪了”。
据该养殖户统计,同村的养猪户数量已经从最初的20多家降到了目前的5家,其中“有一户还为了降低风险只养一茬”。相隔不远的养猪大村仓上村,亦出现了“双减”的趋势。
“所谓”双减”,就是养猪的人数量和生猪存栏量都减少了。”仓上村的养猪户尹连山称,2008年时,村里200余户中至少有60%的家庭养猪,而到现在,这一比重已下降到30%;同时“养殖的数量也越来越少,并且多数为自繁自养”。
据了解,当地很多村民放弃养猪后都选择了打工。“依目前的收购价看,一年出栏100头生猪,也赚不到两万块钱,而打工的工资则是每月3000多块。”刘尧说,比起这更重要的是,打工赚钱稳定,无需承担“赚一年赔两年”的风险。
资本争相涌入
网易、武钢等企业跨行业养猪,资本大鳄高盛收购专业养猪场,中粮等推出投资类养猪理财产品。
与散户退出相反,近年来大量资本争相涌入养猪行业。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以来,跨行进军养猪的企业或基金以及扩大养猪规模的上市企业已不下20家。
跨行养猪的诸多企业中,互联网企业网易称得上是“开山鼻祖”。2011年3月时,网易CEO丁磊称将投入3亿元建设1200亩的养猪基地。最新的报道显示,“丁家猪”养殖基地将于年内完工后分批圈养小猪。
今年3月,武汉钢铁透露,其“十二五”期间投入390亿资金发展的“非钢产业”中,将包括“养猪种菜”。至于原因,武钢总经理邓崎琳对比螺纹钢和猪肉价格后称,“一公斤钢材价格抵不上四两猪肉”。
比武钢稍早一个月,以化工制造为主业的德美化工也宣布,将在未来3年内投入5.76亿元,建设年产36万头的“草本酶生态养殖项目”。地产商美林基业也欲斥资1.5亿元打造广州最大的单体养猪场。
与此同时,部分投行也对养猪兴趣浓厚。早在2008年,有公开报道称,国际资本大鳄高盛斥资2亿-3亿美元,在湖南、福建等地收购了10余家专业养猪场。2010年,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向牧原食品投资1000万元,帮助其商品猪养殖规模扩大到100万头。
此后,联想控股和九州投资共同向常州市立华畜禽有限公司注资近3亿元,后者在获得资金后启动了鹅和猪的产业化生产。2011年12月,联想控股还被传出试图与广东养猪企业壹号土猪洽谈合作。
今年,资本“玩猪”的方式更为多元。近期,中粮肉食和中粮信托开始试点发行“生猪养殖投资单一资金信托”。据报道,这款第一期募集资金1500万元的信托产品的操作方式为,外部投资者认购中粮肉食旗下20公斤的仔猪,出栏生猪按市场价格销售,收回的资金为信托收益。
6月底,浙江天堂硅谷发行了一期旨在整合湖南、湖北等地养猪场的基金。公开报道称,一期1.5亿元在半月内即超募,认购最积极的为医疗、水利行业上市公司的老总,“基本都和养猪无关”。
此外,原本就深耕养猪业的大型上市公司,也在此间积极扩大规模。最新的案例是,正邦科技在今年6月宣布,未来5年内将同北大荒合作累计投资35亿元,实现“黑龙江600万头生猪产业化”的战略。
“朝阳产业”
跨行业养猪的公司高管称,规模化养殖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只要“踩好步点、把握好周期”,盈利可以保障。
与刘尧这样的养猪散户不同,在上述争相进军养猪行业的企业和资金看来,养猪盈利似乎是道并不难解的命题。
据中粮信托预计,其发行的“生猪养殖投资单一资金信托”年化收益率约为6%。与天堂硅谷合作发行“养猪基金”的大康牧业在动用基金收购武汉一家养殖公司后承诺,首年实现净利润400万元,且每年增长率稳定在15%。
“国内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2010年IPO时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07年-2010年上半年间,其生猪产品毛利率分别为24.15%、31.47%、23.42%及19.76%。今年一季度,其净利润同比增幅近147%。
“长远看来,生猪养殖的利润率还是比较稳定的。”国内一跨行业养猪的上市公司高管称,虽然养猪行业价格弹性较大,但只要“踩好步点、把握好周期”,“在价格低时补栏,价格高时出栏”,“盈利是可以保障的。”
该高管表示,与散户相比,依托庞大资金的规模化养殖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我们会有专业的团队去选择和培育仔猪以保证成活率,同时对疫病的监控和防治也很专业。”该高管称,这就规避了散户们不时遇到的“买到病猪就全军覆没”的问题。
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副秘书长马闯担忧,跨行业养猪的企业可能在短期内面临技术和管理上的匮乏。对此,上述高管回应称,规模化养猪是个“资金撬动型”的行业,技术和管理等完全可以引进“国外成熟的”。
该高管还透露,有雄厚资金依托的大型猪场,在饲料和销售的议价能力上都远高于散户,而且“规模化和专业化养猪是国家鼓励的方向。”
“他们完全可以做到每斤肉卖得比散户高5毛钱。”施东进承认。
卓创资讯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养猪业中,散户占比接近60%,规模化养殖约40%,剩下的产业一体化的大型企业不足1%。
除能繁母猪补贴外,自2007年开始,国家开始对规模化养殖进行力度不小的补贴。其中,年出栏3000头的养殖场每个可获得中央补助80万元。“即使行情再不济,这也可以保证大型的养猪场不赔本。”散户刘尧对此颇为羡慕。
“在我们看来,养猪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朝阳产业。”上述高管说。

众所周知,当养猪成本低于收购价时,养猪利润才会出现,反之就是亏本,去年年底很多的养猪户为了过年忍痛卖猪的场面是如此的悲情,好在过年的气氛缓解了这一情绪的蔓延,有些人说,只要在猪粮比之上的收购价和自己的成本在猪粮比之下就可以赚的差价,关键是,很多养猪户由于不懂技术、行情和养殖规模,导致的养殖成本远远高于猪粮比的红线,损失在所难免。

“生猪市场行情受多种因素影响,但主要还是供求变化,”栾正庆说,毛猪价格一路走低,根本原因是市场供应量膨胀。去年养猪“利好”,吸引了众多国内众多资本介入,规模化养猪可谓来势汹汹,“这一因素对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文章摘要:养猪利润是每个养猪户和养猪投资者关心的核心问题,2015年到年中了,关于2015养猪利润大家是怎么看的呢?还有,在家庭农场概念崛起,小散退出,环保风暴等等重重市场利空因素的大环境下,究竟养猪多少头利润最大呢?

“从去年到今年初,母猪的销售量、价格一直居高不下,”范振良认为,这一行业动态可以佐证养猪景气的抬升。另外,去年下半年,政府对能繁母猪进行资金补贴,鼓励多养猪,产量上来得非常明显。

常规的养猪成本主要有饲料,药品,水电和养猪设施等折旧费等,这个都是明面上的数据,但是,相对国内千差万别的气候和地形以及养猪场所处的不同位置来说,很难按照理论上的数据来计算,往往养猪利润的核算难以对上以前的印象,这就是说,在这之外,如何合理的管理,搭配这些生产要素,最终将猪健康出栏是取决于每一个具体的养殖个体的事情。说白了,就是同一个项目,让不同的人接受,最终的结果是千差万别的,在养猪行业来说,就是养猪的过程是否是一番风顺,还是状况百出,猪病不断。

把这些因素综合进去考虑,栾正庆预测,猪价大起大落、暴涨暴跌短期内不会出现,也许更长一点儿的时间内,猪价波动都会“温柔”许多。对消费者来说,这将是一个福音。

去年夏天测了50头猪,阴历8月15之前卖的,体重240斤,全程饲料940元,按断奶15斤算,造肉成本价4.18元/斤,母猪成本按4000/年、年提供16头肥猪/母猪计算,成本价1.04元/斤;我的猪防疫成本是30/头,药费成本是28/头,药物成本价0.24/斤;成本总计4.18+1.04.0.24=5.46,加上设备折旧、风险、贷款利息、死淘猪分担,6元/斤应该能保本吧。

“为啥生猪价格难见‘过山车’行情?”平度市畜牧研究所工作人员位梦聪如是分析:供应量大了,价格自然难以大涨,而另一方面,养猪成本增加太快,猪价要“大跌”也很难。

关于2015年养猪利润怎么样的问题,我们首先来盘点一下对这个命题有影响的因素有哪些?原先的常规的影响因素如饲料、兽药等占据着养猪成本的很大比重的部分,还有在新的形势下,养猪的其他隐秘的成本,这个需要个人去悟,不过,在总结过来人经验的时候,我们可以顺便学习下,毕竟老话说的好,富不学富不长,穷不学穷不尽。

他从“猪粮比”这个名词说起。所谓“猪粮比”,即生猪价格与作为主饲料玉米价格的比值,这是衡量养猪户是否盈利的一个参照数据。“过去农业部对猪粮比的规定是5.5:1,即1斤生猪的价格是玉米饲料价格的5.5倍,就是盈亏平衡点,但这个‘猪粮比’现在已不适用了。”他说,饲料成本提高,养殖成本增加太快,“玉米去年还是1块出头一斤,今年已到了一块二;豆粕去年3000元/吨,今年以来是3500元/吨。”另外,工人工资一路攀高,养殖户利润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由于生猪的收购价格我们难以掌控,可以把控的就只有养殖成本,以较低的成本博得较高的利润是每一个养猪户的梦想,可是,现在的社会科技水平越拉越高,不再是当年谁的胆子大就可以发财的时代,关于养猪成本的问题,其实,根据业内人士来说,其实就是个系统的问题,理性已经渗透到每一个行业,虽说养殖业属于第一产业,但是这并不是自身可以科技水平低下的理由,反而,越是规模化的养猪,越是现代化的养猪,科技已经融入到猪的每一口饲料,每一次呼吸,每一次睡眠之中。我们不能把自己的业务不精推到行业发展不景气之上,就像人们说的,没有不赚钱的行业,只有不赚钱的企业一样。

“2010年7月份生猪价格到了高峰,11元/斤,以后一路下滑,2011年5月又升起来,毛猪价格15元/斤,11月份到了18元/斤……基本是‘一年一变’”。他认为,这一切,和大环境多种因素影响息息相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