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工荒”的问题,已经引起大洋彼岸美国主流经济学家的关注。最近《商业周刊》对中国的“民工荒”问题刊载了长篇专题报导和评论。当然美国人首先关心的是中国工资的上涨对美国通货膨胀和联储的利率政策的影响。一篇评论说,如果美国工人的工资增长了10%,联储肯定不会坐视不顾;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中国工资增长10%,联储是否仍无动于衷?还好,答案似乎是现在还不会,暂且可以令美国人稍稍放心。

近几年来,地板行业开始频繁遭遇“用工荒”,而且这种局面有愈演愈烈之势,用工荒与人力成本的飞速上涨,对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地板行业的发展产生极为严重的影响。

近几年来,地板行业开始频繁遭遇“用工荒”,而且这种局面有愈演愈烈之势,用工荒与人力成本的飞速上涨,对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地板行业的发展产生极为严重的影响。

我觉得,不断见诸报端的“民工荒”,使我们听到了迟早会到来的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脚步声,标志着中国的经济发展接近了一个新的阶段。中国经济增长的过程,可能会经历两个阶段:起飞阶段,即出口拉动的低劳动力成本阶段,和高空飞行阶段,即以国内市场为基础的规模效益增长阶段。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将面临一个转变:从低劳动力成本型增长转变到以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基础的规模效益型增长。我们应该认识到,中国的优势不仅仅在于低劳动力成本,而且更在于中国市场的规模和竞争的程度。

据媒体报道,从2010年起农民工工资开始飞速上涨,一系列涉及劳动者基本权益的成本都将出现势不可挡的全面上涨,且具备相当的持续性,专业机构预计,未来五年,农民工的工资年均增速将在20%以上。“民工荒”代替“民工潮”汹涌来袭,这里深层次的原因来自于“人口红利”的枯竭和“人口负债”的到来。

据媒体报道,从2010年起农民工工资开始飞速上涨,一系列涉及劳动者基本权益的成本都将出现势不可挡的全面上涨,且具备相当的持续性,专业机构预计,未来五年,农民工的工资年均增速将在20%以上。

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与发达国家相比较低廉,不同地区之间劳动力成本的差距很大,劳动力成本上升的空间仍然存在。然而,中国劳动力低成本的优势的逐步缩小最终是不可避免的。工资或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必然现象,因为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本来就是经济发展的初衷。一半国民利用压低另一半人的工资而致富是不能长久的。

中国已然开始进入“刘易斯拐点”,并将在四个方面——潜在增速下降、通胀中枢上移、产业结构升级和城市化速度放缓——产生深远影响。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地板企业的竞争力将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民工荒”代替“民工潮”汹涌来袭,这里深层次的原因来自于“人口红利”的枯竭和“人口负债”的到来。

工资或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它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这增加了出口成本,在效率不变的情况下,减少了出口在世界市场上的份额。另一方面,它又增加了本国人民的收入,造就了一个不断增大的国内市场。在短期,中国的比较优势是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在长期,中国的比较优势是超级规模的国内市场。

模仿已入末路

中国已然开始进入“刘易斯拐点”,并将在四个方面――潜在增速下降、通胀中枢上移、产业结构升级和城市化速度放缓――产生深远影响。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地板企业的竞争力将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现在的情况是,任何国家的企业要生存,就很有必要到中国设厂,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将来可能的情况是,任何国家的企业要生存,就必须进入中国市场,分享中国的规模效益。在这方面,21世纪中国市场在养活其他国家产业上的作用,可能类似20世纪美国市场的作用。从现在到这一转变的完成,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的角色是成本优势与规模效益的某种程度的混合。国内不同地区之间在实现这一转变上存在时间上的差异。在转变过程中,同一时点沿海和内地可能处于不同的阶段。因此,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将首先从沿海转移到内地,沿海企业率先变成规模效益型。在转变过程中,中国经济可能出现规模效益型和低劳动成本型同时并存的二元结构。

对地板企业来说,长久以来仰仗的劳动力优势正在逐步消失,由此,地板行业基于大规模制造,以及模仿基础上的低价格竞争已经步入了末路。

模仿已入末路

巨大的国内市场,有可能产生规模效益,提高中国企业的生产效率,反过来促进对外贸易的发展。克鲁格曼等人的“本土市场效应”理论,就强调本土市场的规模效应会提高本国企业的效率,从而在满足本国需要的同时,可以捎带出口相对高质量低成本的产品。这些产品是从竞争激烈的国内的市场规模锻炼出来的。一旦国内市场成熟,出口自然不在话下。

“微笑曲线”告诉我们,靠技术和专利或者靠品牌和服务均能取得高收益,而组装和制造只能处于最低端的一环。对前者而言,最好的例子莫过于善于创新和确立新规则的苹果公司,而日系和德系企业的竞争优势,是专业化及精良的产品,品牌和服务之强仍能使其获得不逊于前者的高收益。

对地板企业来说,长久以来仰仗的劳动力优势正在逐步消失,由此,地板行业基于大规模制造,以及模仿基础上的低价格竞争已经步入了末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