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黄沙变成“万两黄金”

说起且末,记得有位曾经到且末旅游考察的上海客人说过这样一段话:“在沙漠腹地这样恶劣的环境里还能保持这样大的一片绿洲实在难能可贵,如果能在这片绿洲上建造一座现代化生态城市肯定是人类的奇迹。”几年的时间悄然划过,也许那位上海朋友已忘了当年他来且末时所说的那些话,他也许没有想到的是,他曾经梦想中的那座城市,如今的且末人都做到了。今天的且末到处高楼林立,天蓝水碧,绿树成荫,繁花似锦,居民生活安宁富裕和谐,经济社会各项事业蓬勃发展,一座富有朝气和活力的生态新城像一座不朽的丰碑屹立在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

  大漠寒已尽,小城春意生。
  新疆且末县居昆仑山、阿尔金山之北,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南,得名“天边小城”,由于紧依沙海而一直演绎着“与沙共舞”的精彩故事。
  “20年间,且末持续推进防沙治沙生态工程,筑起了11.2万亩绿色屏障。”且末县县长艾尔肯·阿不力提甫说,风沙危害不断降低的同时,沙产业从无到有,累计接种肉苁蓉4.5万亩,实现了沙中淘金。
  新春来临之际,经济日报记者赴且末蹲点采访,体味当地人播绿不停的壮志豪情,记录亘古沙海织锦绣的生动实践。
  品味治沙苦与乐   且末紧邻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是我国面积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战风沙,关乎着且末的生存与发展,每一位播绿治沙者都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且末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居来提·库尔班,曾从2002年起担任河东防风治沙站站长。当时治沙站只有7名职工,主要任务是“守摊”:养护300亩绿化带。他上任后,决心改变现状,带领大家铺设滴灌带、平整沙丘,当年就沿沙漠边缘种下600亩红柳、胡杨和沙拐枣。绿化工分段把守,发现问题树随时补救,让树木成活率达到了90%以上。
  要种树,先修路。修建伸向沙漠腹地的治沙公路,是播绿的先决条件。缺少资金,居来提·库尔班就借来挖掘机、推土机,带领大家挥锹铲沙,硬是修好了2公里长的路。一算账,只花了3万元砂石料钱。治沙路需跨越一条河,这让建设者犯了难。精打细算的他们,最终找来4条报废的解放牌卡车的大梁,将其焊在一起作为桥身,又用水泥浇筑了桥墩。经测试,这座“解放桥”上跑小型车、摩托车都没问题。
  治沙站的帕提古丽·亚森也已有13年“沙龄”。“在且末,种树比养孩子难,有时种下才2天,就被风沙刮倒了,只好重栽,不吃苦、不上心还真干不好这活儿。通过我们的努力,绿色防线挡住了黄沙,现在县城沙尘天明显减少了,真的很有成就感!”
  科学谋划进与退   车尔臣河是且末人的母亲河,其东岸的沙漠地带,是当地治沙主战场。站在河东防风治沙站观测台上,天清气朗、微风拂面。远处,茫茫黄沙接天际;近看,株株红柳、梭梭手牵手,片片草方格沙障紧罩在沙丘上,紧紧锁住沙漠。“矢志不渝、艰苦奋斗、防沙治沙、播绿惠民”,矗立在沙海中的这几个大字,仿佛且末人抵御风沙的宣战书,透着自信与豪迈。
  “‘人进沙退’,是逼着沙子退。我们还有另一种‘进’,就是与沙为友,发展沙产业。”河东防风治沙站负责人佟戈雁介绍,河东防风治沙基地成功试种了肉苁蓉、葡萄、南瓜、西瓜、沙漠玫瑰等经济作物,特别是被称为“沙漠人参”的肉苁蓉实现了规模化生产。
  昆仑治沙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知林最初到且末经营棉花、红枣,后来看中沙海里的商机,开始专门种植和经营肉苁蓉。
  去年,他在奥依拉克镇牵头成立了中药材合作社,组织231名贫困农民接种肉苁蓉。这些贫困老乡平均每人种5亩,按亩均收入2000元计算,将实现人均年收入1万元,脱贫完全没问题。
  与“人进,沙在退”相比,“人退,沙不进”则是另一种治沙成效。去年,且末开展了4轮“天清气朗”清山行动,清理退出69家涉及自然保护区的原有探采矿权;禁牧725万亩、草畜平衡1815万亩;严禁非法开荒、超采地下水……随着一系列“退”的举措的实施,沙子不再咄咄逼人。
  治沙致富一盘棋   茫茫沙海,巍巍昆仑。且末县距东边的若羌县、西边的民丰县均为300公里左右。作为“孤悬”的绿洲,且末将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将防风治沙与林果业提质增效相结合,打造全域有机绿洲。“在辖域范围内建有机绿洲是谋长远、打基础,走活治沙致富一盘棋的发展之道。”且末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许晓华分析说。
  打造有机绿洲,红枣“担当重任”。在托格拉克勒乡的枣园,艾合买提·买合木提正在给枣树刮皮,以防虫害。他们一家承包了22亩红枣,其中4亩枣树按有机作物标准施肥、管理,去年卖到每公斤13.5元的好价钱;而另外18亩红枣,售价只有每公斤7元多。这名维吾尔族小伙子笑着告诉记者:“准备今年成家,筹备婚礼的钱都准备好了,有机红枣贡献最多。”
  目前,全县枣农推广有机种植的积极性高涨。县红枣科技推广中心主任李大武介绍,且末枣树面积近20万亩,其中6800亩初步完成有机认证;目前正在推进“且末红枣”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申报工作,力争到“十三五”时期末,全县红枣全部达到有机标准。
  与红枣一样,高原香蒜、薄皮核桃也肩负治沙致富的使命。库拉木勒克乡位于昆仑山脚下,居住着下山定居的牧民,在政府引导下,他们积极发展种植业。牧民麦热木汗·塔西一家种了1亩高原香蒜、8亩地核桃,其中高原香蒜亩收入超过7000元,核桃树将在明年挂果。
  “引入泥沙改良戈壁,建设果园;建好果园又能抵御风沙,产生生态效益。”库拉木勒克乡党委书记周世刚对治沙、用沙前景充满信心地说,濒沙地区不仅要算经济账,更要算好生态账,将治沙与致富两道难题一起解。(记者 乔文汇)

——且末开发沙漠资源 打造特种旅游

  凭藉玉石之路、丝绸之路、沙漠公路、昆仑山、阿尔金山、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木孜塔格峰的特色旅游资源等,特种旅游将成为新疆且末县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辞旧迎新之际,记者来到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素有“天边小城”、“玉石之都”之称的且末县。城内高楼林立,大街小巷、道路两边灯柱上挂着大红灯笼,一派喜气洋洋的过年景象呈现在眼前。
  且末县南倚昆仑、北临大漠、东入阳关、西去葱岭,全县总面积14.025万平方公里,总人口10.2万人,为全国面积第二大县。且末历史悠久,是汉代西域三十六国的且末国和小宛国所在地。境内有7条河流,其中车尔臣河被誉为母亲河,养育了羌人、土著人、匈奴人、维吾尔和汉族等众多民族,各民族在这里相融共生,创造了绚丽多彩的文化。
  且末县旅游资源独具特色,有浩瀚无垠的沙漠戈壁、多姿多彩的阿尔金山保护区、原始胡杨林、终年积雪的冰川、高达6973米的木孜塔格山峰、通往西藏的神秘古道、全国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阿尔金山保护区、新疆第一家国家批准的正规野生动物狩猎场—阿尔金山国际狩猎区且末猎场,还有莫勒切河山壁岩画、希利勒克阿孜列克古城遗址、伊斯克吾塔克麻扎、扎滚鲁克古墓群等,独具西部风情特色,曾创造五项世界吉尼斯之最,自然景观奇异,藏羚羊、藏野驴、野骆驼、牦牛、雪豹、雪鸡、塔里木马鹿等国家一、二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资源丰富,吸引了络绎不绝的中外游客和探险家。
  近年来,且末县利用阿尔金山、昆仑山、沙漠公路、扎滚鲁克古墓群等自然、人文景观发展特种旅游,以昆仑山和阿尔金山为旅游资源核心,突出“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浩瀚大漠风光,以“玉石之路”、“丝绸之路”“沙漠公路”提升旅游文化内涵,以木孜塔格冰峰为顶极目标,突出且末旅游“沙海蜃楼、魔幻绿洲”的理念,打造“绿色且末、生态且末、玉城且末”的品牌。制定优惠政策,通过引进资金,实施资本运作,整合特种旅游资源,推动特色旅游业的发展。
  2013年5月,且末县启动了“寻玉之旅”旅游线路,重在原生态,从县城出发进山,穿越阿尔金山脉,观看车尔臣河大峡谷,直至羊布拉克北玉矿,全程体验“玉道艰难”。在矿上,游客可以亲眼目睹玉石的生成状态和开采过程,还可以在指定范围内免费采集定量的玉矿石。
  打造沙漠公园,向沙漠要效益。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且末县就把防沙治沙作为改善生态环境的突破口,通过十余年的努力,且末已在沙漠里建起一条长约20公里、总面积达10万亩的“绿色生态长廊”。
  为加快建设“生态和绿色且末”,且末县将防沙治沙与促进县域特色经济发展相结合,积极探索发展以肉苁蓉、红枣、枸杞为主的沙漠药业和林果业等生态经济型产业,在沙漠里成功栽植梭梭、红柳、胡杨、红枣、沙拐枣等沙生植物700万株,人工种植肉苁蓉(大芸)3万亩,试种了枸杞、红枣、沙漠玫瑰、葡萄、南瓜、西瓜等经济林300亩。
  5年来,且末县累计投入2.5亿元,用于防沙治沙生态工程,沙尘天气逐年减少,蓝天白云逐渐增多。
  在积极推进防沙治沙工作进程中,且末县以项目建设为抓手加快发展生态旅游业。2014年9月且末县河东治沙工程被国家林业部授予“中国国家沙漠公园”称号,成为全国首批国家级沙漠公园,为游客提供一处别具特色的旅游胜地。
  且末沙漠公园建设规模为10.73万亩,建设期限为10年,计划总投资1.9亿元。
  站在且末沙漠公园放眼望去,在一望无垠、高低起伏、滚滚黄沙的世界里,可以看到人工营造的一条绿色长城,锁住了黄沙的肆虐,成为且末县一道亮丽的景观,也成为且末县各族群众及国内外游客休闲、度假、观赏大漠风光的好去处。
  且末县常委、宣传部长许晓华说:“今年,且末县要实施“两大战略、三大产业”,其中在加大旅游产业发展方面,要紧紧依托塔克拉玛干沙漠自然景观,开发沙漠公园,规划建设以垂钓、水上娱乐、公园游乐、餐饮、沙漠探险、沙雕、沙疗和沙漠冲浪等休闲娱乐场所,加快沙漠生态休闲旅游发展,逐步将河东生态治沙工程建成且末县各族群众的后花园,使且末万里黄沙变成“万两黄金”,力争一年一变样,三年见成效,五年成规模,十年成绿洲,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创造新的人间奇迹。我们热忱欢迎各界有志之士到且末投资创业,观光旅游。”
  据悉,且末县打造六条特种旅游精品线路,有考古观光半日游,横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黄金旅游线路一日游,中昆仑野生动物观赏娱乐三日游,且末“寻玉之旅”两日游,莫勒切河谷岩画观赏一日游,木孜塔格峰攀岩、登山、冰川探险三日游。
  “玉城”且末,一个远离喧嚣世界的一块生态净土,一个可以让您实现沙漠探险、追寻古国遗迹、品享寻玉之旅,毕生向往的幸福之城。(记者 薛玲 通讯员 陈雪茹)

且末县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沙漠面积达5.38万平方公里,占全县行政面积的38.4%,绿洲四面环沙,犹如“沙漠孤岛”,生态环境极为脆弱,沙漠与县城中心仅有2公里,是新疆乃至全国风沙危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若没有车尔臣河阻隔,且末县将成为第二个楼兰古城。

“敢向沙海要效益,誓将荒漠变绿洲”。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勤劳、勇敢的且末各族群众就坚持不懈地与风沙作斗争,用自己的双手在大漠的深处缔造出不朽的人间传奇。1998年该县成立了县防风治沙工作站,同年3月启动了河东治沙工程。通过全县各族党员干部群众十余年的不懈努力,且末已在沙漠里建起一条长约20公里、总面积达10万亩的“绿色生态长廊”。

由于防风治沙成效突出,2005年,河东生态防沙治沙示范区被国家林业局列入全国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区,且末县先后荣获全国绿化模范县、国家卫生县城、国家园林城市、全国生态建设突出贡献奖、全国防沙治沙先进县、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等荣誉称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