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色时报8月26日报道(记者:李燕) 
“没想到这小商标一贴,红椎菌价格节节攀升。以前还真不知道商标会起这么大的作用!”浦北县龙升红椎菌专业合作社社员指着“龙升”标签高兴地说。这是浦北县龙门镇在林下经济建设中,大力发展专业合作社,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增强市场竞争力,提升产业发展水平,增加收入的一个实例。
  纵贯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浦北县龙门镇的五皇山连片生长着红椎林。这片原始次生天然林面积11万多亩,是红椎菌的主要产区。目前,这里出产的新鲜红椎菌每公斤销售价为80元-120元,烤干的红椎菌每公斤价格在500元-700元。
  红椎菌是在红椎林土壤腐殖层自然生长的野生食用菌,富含人体所需的维生素、氨基酸和多种微量元素,产品畅销福建、广东等省和港澳台地区以及日本、东南亚各国。红椎菌的盛产期在每年农历端午节和中元节的前后一个月。曾有专家反复试验、试图人工培植,终未成功,至今只能通过加强对红椎林的管护,促进红椎菌的自然生长。
  2010年3月,林改后,在明晰产权、承包到户的基础上,浦北县龙升红椎菌有限公司以企业为阵地组建了浦北县龙升红椎菌专业合作社,以促进农民增收、推动林下经济发展为己任,引导农民科学管护红椎林,不断完善红椎菌的经营模式,走出了一条因地制宜、生态创收的致富之路。
  政府的归政府  市场的归市场   浦北县是广西北部湾经济区最大的绿色宝库,地处桂东南六万大山余脉,有集体林地面积244.9万亩。林改均山到户后,浦北县龙门镇林农通过加强自管和联户护林,保护和改善红椎林的生态环境,使林下野生红椎菌的自然产量大幅增加。
  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农民一家一户“单打独斗”不仅不能适应市场变化,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产业发展。
  在尊重市场经济客观规律的基础上,浦北县政府合理定位政府行为,着力优化政策、融资、技术服务平台,引导人力、物力、财力等社会资源流动,为发展林下经济铺路助力——
  优化政策环境。浦北县对发展林下经济实行多予不取的优惠政策,尤其对农民林业专业合作社在经营林下红椎菌等方面,适当给予财政资金支持,优先安排项目,减免相应税费,为农民发展林下经济减轻经济负担,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
  拓宽融资渠道。通过组织林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部门加强协作,联手搞好服务,为林农筹资发展林下经济提供金融支持,2010年为林农办理林权抵押贷款905万元。通过林权抵押贷款,林农可将手中的林木资源转化为资产,变现成资本,实现“活树变活钱,林子变票子”的资产变换,有效解决了农民发展林下经济手中缺钱的问题。
  提供技术保障。根据农民发展林下经济的需要,浦北县采取对口服务,科技帮扶的措施,组织科技人员深入重点村、专业户,开展对口技术服务。使农民能够大胆投资、放心发展林下种植业。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陈际瓦在浦北指导工作时评价说,浦北发展林下经济思路清晰、措施得力。
  2010年3月,浦北县龙升红椎菌专业合作社组建后,以提高合作社成员的素质为突破口,积极邀请林业、农业部门的专业技术人员到龙门镇红椎菌专业合作社,开展林-菌生态经营技术培训,传授科学管抚红椎林与提高红椎菌自然产量的相关知识和技术,使农民懂得如何抚林改善生态环境,怎样科学经营才能促生更多的野生红椎菌。同时,不断地引导农户改善红椎林管护—红椎菌采收加工—收购销售的方式,培养了一批合作社骨干力量和一批有知识、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社员。
  合作社还提出了“管好林、促生菌、富林农”的经营理念,带动会员以及周边的农民,共同订立《浦北县龙门镇天然红椎林管护公约》,禁止在林中放牧、烧草、挖山采石,并组建红椎林管护巡逻队,做好防盗伐、防火灾、防病虫害等管护工作,有效地保护了红椎林的生态环境,为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基础。
  合作社通过整合农村资源和生产要素,把产前、产中、产后各环节有机连接,完善了农村社会化服务体系,有效解决了政府“包”不了、集体“统”不了、单户农民“干”不了、龙头企业“做”不了的事情,提高了资源使用效率。目前,合作社已发展328户农民成为社员。2010年,在合作社的带动下,入社农民人均增收1800元。
  着眼长远发展  实施品牌战略   没有规模就没有市场,没有品牌就没有高效益。浦北县龙升红椎菌专业合作社上联市场下接农户,坚持实施品牌战略,引导合作社跳出生产资料购买、生产技术服务等合作,向标准化生产、品牌包装等经营领域合作拓展,实现林产品的增量、保质、创牌、高效。
  2007年、2008年,中央电视台《致富经》和《聚焦三农》对“龙升”牌红椎菌进行了报道,《人民日报》、《广西日报》及一些网站对浦北县的红椎菌也进行了报道,大大提升了产品的市场知名度。于是,合作社积极探索运用新的媒体、新的方法、新的创意,加强对红椎菌的全方位立体宣传——利用网络发布红椎菌的市场信息和供求情况,搭建与客户交流平台;重视与老客户的持续与服务,树立良好的口碑;争取政府部门支持,把“龙升牌”红椎菌品作为钦州市特色农产品参加全国各种大型展销会;充分利用中国东盟博览会平台,进一步打响浦北县“龙升”牌红椎菌在国际市场的知名度。
  随着品牌效应的彰显,浦北县红椎菌知名度和国内外市场占有率日益提高。每到红椎菌收获季节,云集到浦北县的外地收购商络绎不绝,2010年全县红椎菌产量达25万公斤,产值达1.2亿元。全县红椎菌年收入1万元以上的农户就有1300多户。
  在浦北县龙升红椎菌专业合作社带领下,浦北林下红椎菌经营逐步由农产品生产型向品牌经营型转变,合作社已成为社员发展生产、增加收入、实现产业化的重要形式。
  目前,为突破合作社局限于为成员提供技术、销售服务的状况,让社员长久获益,根据浦北县龙升红椎菌专业合作社的特点和红椎菌产业的实际情况,合作社又制定了《浦北县龙升红椎菌专业合作社章程》,健全完善合作社管理机制,努力提升合作社经营水平,使合作社真正成为成员共同出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实体型经济组织,从而不断扩大合作社经营规模和带动能力。

——广西林业蝶变跨越系列报道之林下经济篇

  中国绿色时报12月15日报道(记者 
张辉 蒋卫民 陈永生)
 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南部的浦北县,至今保存着全国连片面积最大的天然次生红椎林。
  故事就在这片红椎林展开。
  全县有天然红椎次生林26万亩,其中连片面积11.38万亩。
  2009年,浦北全面启动林改,有16万亩红椎林分到了农民手里,可它们身份特殊,是生态公益林。
  国家规定,生态公益林不允许砍伐。
  如何既调动林农管护积极性,又增加他们的收入?
  浦北探索出了一条不砍树也能致富的路子。
  龙门镇是浦北县红椎林的主要分布地,有连片红椎林10万余亩。初冬时节,午后的阳光打在公路两侧的红椎林里,给莽莽林海增添了几分暖意。
  浦北县林业局局长陆文杰说:“这林下可藏着宝贝呢。”
  他说的“宝贝”,指的就是红椎菌。
  在当地,红椎菌被誉为纯天然珍稀绿色食品。
  红椎菌迄今无法人工培育,造成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新鲜的红椎菌每公斤售价80元-120元,干菌每公斤售价超过500元。
  林改前,红椎林属集体统管。由于产权不清,林子疏于管护,红椎菌产量不高,干菌每亩产量仅为1公斤。林改后,浦北县引导农民加强对红椎林的管护,适当清除林下杂灌,改善林层通风透光条件,使红椎菌产量大大提高,每亩收入增加了一倍,达到1000多元。
  看到成效的林农,倍加呵护红椎林。有的农户甚至搭棚住山,生怕人畜破坏,影响红椎菌的产量。
  与此同时,浦北县还引导林农利用红椎林下空间套种金花茶。每亩红椎林套种金花茶80株,3年后进入初产期,预计亩产值可达3200元。
  红椎林给当地带来了财富,也带来了一张金灿灿的名片。
  今年,中国经济林协会授予浦北“中国红椎菌之乡”称号。
  浦北县发展林下经济的模式不止于此。他们还在用材林下推行套、种、养。
  浦北县有用材林138万亩,其中桉树速丰林53万亩。桉树通常5年为一个轮伐期。如果单一经营,只有木材收入。按每亩出材5立方米、每立方米木材600元计算,一个轮伐期亩产值为3000元,农民利润不足2000元。通过采用幼林行间套种、茂林树下种养结合的方式,浦北县实现了林地产出效益翻两番。
  他们在桉树种植后的1-2年,在林间套种穿心莲,每年每亩可增收2000元。后3年,利用林下养鸡,每年每亩可出栏鸡300羽。按每羽纯利5元计算,每年可增收1500元。
  浦北县野生藤芒资源丰富,林下藤芒年产量可超过5万吨。当地利用野生藤芒发展编织业,成为增加农民收入的又一个途径。
  浦北县按照公司+农户的模式,把车间建到农户家中,把技术送到农民手中,实现家家成车间、户户搞编织、人人有工做、天天有收入。
  截至目前,全县龙头编织企业已达22家,产品有20多个系列1800多种。2010年,全县编织产业产值达9.7亿元,其中藤芒编织加工产值达4.7亿元,编织企业实现利润5300多万元,农民年编织收入超过两亿元。
  公益林下套种金花茶、用材林下推行套种养、龙头企业带动藤芒编织,这仅仅是浦北县谋划林下经济这篇大文章的一部分。
  按照《“十二五”林下经济发展规划》要求,浦北县将用5年时间,着力打造百万亩林下经济产业区,建设藤芒编织加工、红椎菌、中药材、养鸡、养蜂、养畜、森林旅游七大产业基地。到2015年,全县林下经济面积将由目前的109万亩增加到120万亩,林下经济总产值从2010年的12.6亿元提高到21.2亿元。
  浦北县林下经济的探索是广西大力推进林下产业的一个缩影。
  如今,百色、梧州、容县、凤山、宁明、合浦、田东等地,都已探索出符合当地实际的特色发展之路。
  林下经济产业在八桂大地遍地开花。
  据统计,2010年,广西林业产业总产值达1277亿元,其中林下经济产值达135.8亿元,位居全国第二。林下经济产业惠及全区林农312.89万人,使林农人均收入超过1000元。今年前三季度,全区林下经济产值达145亿元,全年有望超过200亿元。
  这仅仅是广西开启林下盛宴的前奏。
  自治区林业厅厅长陈秋华说,广西林下经济正处于起步阶段。我们力争到2015年,使全区林下经济发展到5000万亩,年产值超过500亿元,年增长率超过30%。
  而广西适宜发展林下经济的林地面积有近9000万亩。
  数字极为诱人,前景更值得期待。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推进农村生态文明建设,积极发展林下经济。如何贯彻落实一号文件精神,大力发展林下经济,改善民生和改善生态,引导农民走上不砍树也致富的绿色发展之路,成为深化林业改革的紧迫课题。
   
发展林下种植、林下养殖、林下产品采集加工和森林景观利用等林下经济,是通过改善民生来保护生态的成功实践,已成为我国各地深化林业改革的重要内容,保护森林资源的有效方式,增加农民收入的主要途径。广西、云南等地发展林下经济的实践提供了案例。
   
山中绿树成荫,林下土鸡成群……这是记者近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浦北县看到的动人景象。地处桂南山区的浦北县,森林覆盖率66.36%,是广西的林业大县。“如何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谋求经济发展?靠山吃山,以林养绿,发展林下经济,培育山区经济的增长点,我们走的是一条‘不砍树,也能富’的‘绿色增长’路子。”县委书记张建国说。
    芒藤变宝  以林促增收    
以林养绿促增收的发展思路,使地少山多的劣势变优势。2012年,浦北县地区生产总值、财政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增长16%、12.8%和12.6%。
   
在浦北县龙门镇和泉水镇,记者看到林下养鸡、养羊、养蜂、养鱼、采菌、芒藤编织等各种林下经济蓬勃兴起。过去的穷山村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绿树掩映下,一幢幢小洋楼成为农民新居,自家的汽车已成为农民常用的交通工具……“我家今年准备扩大养殖规模”,“今年我不出去打工了,回村创业当老板”……在泉水镇采访,常听到一些村民对记者这样说。
   
芒藤本来是与林木争抢养分和空间的“废料”,可“在发展林下经济一切皆资源的”的思想指导下,县里出台扶持政策,砍芒藤搞编织已成为当地富民强企的一项大产业,浦北县30万亩林地的芒藤如今变废为宝。在龙门镇记者看到,这里各村男女老少都搞芒藤编织。满山的野生芒藤被村民们巧手编织成环保篮筐、装饰物件,在当地加工企业的带动下出口换外汇。一个家庭妇女在家带着孩子编织芒藤年收入就达1至3万元。如今,在浦北县上规模的芒藤编织加工企业就有22家,年编织加工出口产品产值已经达到9.7亿元。
    林下养殖  森林成富矿    
“林改后农民分了山,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可树长在山上少则几年、多则20余年才到主伐龄,周期长收益慢。开发林地资源,发展林下经济,是一条既保生态也能增收的可持续发展之路。”县长申汉烈说。
   
林下养殖是一条发展空间大、增收见效快的途径。在县委、县政府的政策引导下,浦北县一座座密林覆盖的山丘成为农民的天然养殖场。林下养鸡、养羊、养蜂等在各村兴起。
   
山林有天然的“饲料”,山果、树叶、野草、活虫再加上山泉水,绿色生态,由此喂养的禽畜品质高、口感好、售价高,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林下养鸡一个劳动力一年可以养2万只,与家养比不仅每只鸡要节约2元成本,成活率还达90%以上,每羽鸡赚五六元利润。
   
林下的水沟池塘也被村民发展起林下养鱼,这种以草为食料的生态鱼,市场售价都达到了每公斤80多元。
   
浦北的林下养菌、种药等也成为一项大产业。浦北县龙门镇11.38万亩的红椎次生林,每年都生长大量珍稀野生菌类红椎菌。随着其抗癌价值逐渐被人们认定,市场售价越卖越高。
   
龙门镇统一注册了“龙升”牌红椎菌商标,在精心培育资源的同时大力发展深加工,“龙升”牌红椎菌受到了市场追捧,已被认定为广西著名商标。
   
“原来用一斤红椎菌换一斤大米,现在一斤菌就能卖到五六百元,等价于我们这里最贵的海产品沙虫。”龙门镇中南村种植大户李士恒告诉记者。
    生态旅游  促绿色增长    
山绿林茂支撑起林下种养业和加工业,除藤砍芒、鸡屎羊粪进一步维护和优化了林木生长环境。如此的绿色经济产业链,使浦北县的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和谐发展,林下经济进入循环经济的轨道。
   
浦北的树多了,山美了,来这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旅游产业发展前景广阔。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资源优势,浦北县积极发展生态旅游、森林公园等第三产业。
   
浦北县建立的五皇山森林公园,将林海、百态奇石、飞潺流水组成一个奇妙的生态景观;以森林公园为轴心,延伸开发了农家乐休闲生态旅游,建起了一批农家乐山庄;以岭头节、荔枝节、香蕉节为载体,大力拓展森林生态旅游。截至目前,浦北县森林旅游已创收近2000万元。
   
“因为生态宜居的环境优势,企业争相入驻建高级宾馆。2012年,浦北县招商引资项目资金达103.9亿元,比上年增长31%。整个浦北县城比原来扩大了一倍,城镇化的步伐正在加速。”县长申汉烈说。(记者 
刘惠兰  杜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