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长期以来受外资乳企挤压、话语权缺失的国内乳企而言,似乎迎来了反击的机会。洋奶粉质量问题及反垄断处罚、国家有意扶植国产奶粉企业,国产乳企的“好时代”大幕将启,不过想要夺回失去的市场,国内乳企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消费者信心依然没有恢复,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政府部门和企业共同努力。”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此评论道。
让国内奶粉生产企业雀跃的还有国家政策的引导和扶植。
从6月份起,由工信部主导的国内128家乳企重组大幕徐徐拉启,奶粉行业的大洗牌即将开始。尽管重组方案细则尚未正式公布,但整合带来的后果无疑可以用“强者恒强,弱者出局”这八个字来概括。
宋亮表示,国家希望通过奶粉行业的整顿,对生产工艺、自建和自控奶源提出更高要求,“128家企业通过整顿会有一半被清理出去”。
6月中旬,蒙牛收购雅士利拉开了乳粉行业整合的大幕,有传言称下一个重量级的并购将是伊利,伊利可能并购的对象包括飞鹤和完达山。飞鹤相关负责人昨天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拥有100%自控奶源的飞鹤绝不可能被收购,这名负责人表示,飞鹤也在接触考察可以收购的企业,“有价值的企业会考虑收购,收购最看重的是品牌和渠道。”
种种迹象显示,为了撼动外资乳企的霸主地位,国家队已经进场,业内人士指出,国家有意打造几个与外资乳企抗衡的企业,而这将先从龙头企业的并购开始。6月中旬,工信部提出,争取用2年时间,形成10家左右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知名品牌和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将行业集中度提高到70%以上。
洋奶粉在中国市场的暴利时代戛然而止。“肉毒杆菌”以及6.7亿元的天价罚单,终结了洋奶粉在中国的神话,也让长期被洋奶粉挤压的国产奶粉迎来转机。
在洋奶粉身陷危机之际,国产奶粉企业明显加大了促销力度,试图从外资品牌林立的市场中抢回一部分市场,对他们而言,尽管短期内扭转颓势无望,但起码看到了一线希望。
“很多因素看似对国产奶粉是利好,其实不然。”宋亮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肉毒杆菌”事件和对洋奶粉的反垄断处罚并没有缓解国产奶粉的尴尬处境。很多国内乳企也是从恒天然进口奶源,这也决定了这些国内乳企和恒天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负面影响对大家都不是一件好事。”王丁棉对记者表示,反垄断处罚让各家洋奶粉宣布下调产品售价,这样一来,国产奶粉的价格优势也荡然无存,“反会促使更多消费者购买洋奶粉。”
在业内人士看来,国产奶粉何时能崛起取决于消费者信心何时恢复。宋亮表示,经过近年来的整改,中国乳业集约化水平提升,从生产到销售环节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可以跟国际接轨,有的甚至更先进,但是消费者信心依然没有恢复。“消费者信心的恢复是个漫长的过程,这取决于宏观环境、监管以及产品安全高品质等等”,宋亮表示,消费者信心恢复需要政府和企业长期的努力。
客观来说,三聚氰胺事件重创了国产乳企,但也给国内乳业修炼内功的机会。近年来,包括飞鹤、蒙牛、伊利等国产乳企都在全产业链模式上探索,他们纷纷建立自有牧场,实现产品全程可追溯。在宋亮看来,国内奶粉企业要想重新获得消费者的认同,就得更加开放和透明,伊利蒙牛开放工厂参观都是不错的尝试。
乳企整合大幕拉启 128家企业有一半会被清理出去
国产奶粉迎来转机?
很多国内乳企从恒天然进口奶源,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声音
一名国内乳企从业者的独白: “恒天然仍值得尊敬”
李慧是一家国内奶粉企业的公关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恒天然“肉毒杆菌”事件爆发以来,她几乎每天都在微信好友圈进行直播。“新华社消息,恒天然两批次奶粉在斯里兰卡涉双氰胺”,8月11日,李慧在微信好友群里发了这条消息。
在李慧看来,恒天然“涉毒”对国产奶粉而言,的确带来了机遇,“中国消费者终于意识到国外奶粉并非100%安全”。李慧表示,经过此次事件,消费者不再戴着有色眼镜,客观地看待国产奶粉和洋奶粉,国产奶粉的“黄金时代”也就到来了。
作为国产奶粉的从业人员,李慧内心并没有对竞争对手“涉毒”而幸灾乐祸。相反,她再次看到了洋奶粉企业和国产奶粉企业的差距。“从某种意义上,恒天然事件对国内奶企是一次难得的借鉴和启迪”,李慧表示,肉毒杆菌不是必检项目,恒天然的自我揭短需要勇气,也给国内奶粉企业上了生动的一课,“消费者的知情权非常重要,恒天然这样做能赢得消费者的认同和尊重。”
作为母亲,李慧是国产奶粉的践行者,她坚持给女儿喝自己公司产的奶粉,还无数次向身边亲朋好友推荐自家产的奶粉,并向他们一一解释自有牧场、全程可追溯等优点,不过国产奶粉的尴尬处境没有任何改观,“只要听到是国产奶粉,消费者就自动屏蔽接下来的信息了。”
在李慧看来,三聚氰胺事件后,国内奶粉企业经历了相当长的沉寂期,这段时期,相当部分的企业都意识到奶源的重要性,纷纷建设自有牧场。洋奶粉的质量问题频发给了国产奶粉的反击机会,但“国内品牌要重获信心和市场,还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
洋奶粉纯净神话破灭 王丁棉:国内奶粉格局不会因此发生大改变
王丁棉的电话成了名副其实的热线,从全国各地涌来的电话让王丁棉的手机和家里座机热得发烫。“在每天20分钟的采访里,王老师至少得接三个预约采访的电话。”一名媒体记者这样描述。
恒天然“肉毒杆菌门”、发改委的天价罚单……接踵而至的负面新闻给信奉洋奶粉的消费者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在王丁棉看来,国家发改委开出的6.6873亿元的天价罚单是对近年来频频涨价的洋奶粉的一次警示。近年来,洋奶粉在中国市场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份额和话语权,“从2006年到2012年,这些外资奶粉每年涨价的幅度都超过了15%。”王丁棉表示,洋奶粉近年来以成本上升、配方调整或改换包装等理由,轮番多次上调产品价格,而天价罚单对洋奶粉无疑是一种震慑,它们肆无忌惮涨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回。
而恒天然“肉毒杆菌门”则让洋奶粉百分百纯净的神话破灭。恒天然在8月10日再次宣布,在斯里兰卡召回两批次涉嫌受到农用化学品双氰胺污染的奶粉。接连爆发的质量问题,让恒天然产品“干净、绿色”的形象受损严重。
“政府的各种政策和‘毒奶粉’事件肯定会对洋品牌在国内的销售造成影响。”王丁棉表示,由于洋奶粉接连受到冲击,给国内奶粉品牌带来一定机会,但国内奶粉市场格局不会因此发生较大的改变,“洋奶粉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和话语权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

对长期以来受外资乳企挤压、话语权缺失的国内乳企而言,似乎迎来了反击的机会。洋奶粉质量问题及反垄断处罚、国家有意扶植国产奶粉企业,国产乳企的“好时代”大幕将启,不过想要夺回失去的市场,国内乳企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消费者信心依然没有恢复,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政府部门和企业共同努力。”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此评论道。
让国内奶粉生产企业雀跃的还有国家政策的引导和扶植。
从6月份起,由工信部主导的国内128家乳企重组大幕徐徐拉启,奶粉行业的大洗牌即将开始。尽管重组方案细则尚未正式公布,但整合带来的后果无疑可以用“强者恒强,弱者出局”这八个字来概括。
宋亮表示,国家希望通过奶粉行业的整顿,对生产工艺、自建和自控奶源提出更高要求,“128家企业通过整顿会有一半被清理出去”。
6月中旬,蒙牛收购雅士利拉开了乳粉行业整合的大幕,有传言称下一个重量级的并购将是伊利,伊利可能并购的对象包括飞鹤和完达山。飞鹤相关负责人昨天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拥有100%自控奶源的飞鹤绝不可能被收购,这名负责人表示,飞鹤也在接触考察可以收购的企业,“有价值的企业会考虑收购,收购最看重的是品牌和渠道。”
种种迹象显示,为了撼动外资乳企的霸主地位,国家队已经进场,业内人士指出,国家有意打造几个与外资乳企抗衡的企业,而这将先从龙头企业的并购开始。6月中旬,工信部提出,争取用2年时间,形成10家左右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知名品牌和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将行业集中度提高到70%以上。
洋奶粉在中国市场的暴利时代戛然而止。“肉毒杆菌”以及6.7亿元的天价罚单,终结了洋奶粉在中国的神话,也让长期被洋奶粉挤压的国产奶粉迎来转机。
在洋奶粉身陷危机之际,国产奶粉企业明显加大了促销力度,试图从外资品牌林立的市场中抢回一部分市场,对他们而言,尽管短期内扭转颓势无望,但起码看到了一线希望。
“很多因素看似对国产奶粉是利好,其实不然。”宋亮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肉毒杆菌”事件和对洋奶粉的反垄断处罚并没有缓解国产奶粉的尴尬处境。很多国内乳企也是从恒天然进口奶源,这也决定了这些国内乳企和恒天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负面影响对大家都不是一件好事。”王丁棉对记者表示,反垄断处罚让各家洋奶粉宣布下调产品售价,这样一来,国产奶粉的价格优势也荡然无存,“反会促使更多消费者购买洋奶粉。”
在业内人士看来,国产奶粉何时能崛起取决于消费者信心何时恢复。宋亮表示,经过近年来的整改,中国乳业集约化水平提升,从生产到销售环节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可以跟国际接轨,有的甚至更先进,但是消费者信心依然没有恢复。“消费者信心的恢复是个漫长的过程,这取决于宏观环境、监管以及产品安全高品质等等”,宋亮表示,消费者信心恢复需要政府和企业长期的努力。
客观来说,三聚氰胺事件重创了国产乳企,但也给国内乳业修炼内功的机会。近年来,包括飞鹤、蒙牛、伊利等国产乳企都在全产业链模式上探索,他们纷纷建立自有牧场,实现产品全程可追溯。在宋亮看来,国内奶粉企业要想重新获得消费者的认同,就得更加开放和透明,伊利蒙牛开放工厂参观都是不错的尝试。
乳企整合大幕拉启 128家企业有一半会被清理出去 国产奶粉迎来转机?
很多国内乳企从恒天然进口奶源,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声音
一名国内乳企从业者的独白: “恒天然仍值得尊敬”
李慧是一家国内奶粉企业的公关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恒天然“肉毒杆菌”事件爆发以来,她几乎每天都在微信好友圈进行直播。“新华社消息,恒天然两批次奶粉在斯里兰卡涉双氰胺”,8月11日,李慧在微信好友群里发了这条消息。
在李慧看来,恒天然“涉毒”对国产奶粉而言,的确带来了机遇,“中国消费者终于意识到国外奶粉并非100%安全”。李慧表示,经过此次事件,消费者不再戴着有色眼镜,客观地看待国产奶粉和洋奶粉,国产奶粉的“黄金时代”也就到来了。
作为国产奶粉的从业人员,李慧内心并没有对竞争对手“涉毒”而幸灾乐祸。相反,她再次看到了洋奶粉企业和国产奶粉企业的差距。“从某种意义上,恒天然事件对国内奶企是一次难得的借鉴和启迪”,李慧表示,肉毒杆菌不是必检项目,恒天然的自我揭短需要勇气,也给国内奶粉企业上了生动的一课,“消费者的知情权非常重要,恒天然这样做能赢得消费者的认同和尊重。”
作为母亲,李慧是国产奶粉的践行者,她坚持给女儿喝自己公司产的奶粉,还无数次向身边亲朋好友推荐自家产的奶粉,并向他们一一解释自有牧场、全程可追溯等优点,不过国产奶粉的尴尬处境没有任何改观,“只要听到是国产奶粉,消费者就自动屏蔽接下来的信息了。”
在李慧看来,三聚氰胺事件后,国内奶粉企业经历了相当长的沉寂期,这段时期,相当部分的企业都意识到奶源的重要性,纷纷建设自有牧场。洋奶粉的质量问题频发给了国产奶粉的反击机会,但“国内品牌要重获信心和市场,还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
洋奶粉纯净神话破灭 王丁棉:国内奶粉格局不会因此发生大改变
王丁棉的电话成了名副其实的热线,从全国各地涌来的电话让王丁棉的手机和家里座机热得发烫。“在每天20分钟的采访里,王老师至少得接三个预约采访的电话。”一名媒体记者这样描述。
恒天然“肉毒杆菌门”、发改委的天价罚单……接踵而至的负面新闻给信奉洋奶粉的消费者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在王丁棉看来,国家发改委开出的6.6873亿元的天价罚单是对近年来频频涨价的洋奶粉的一次警示。近年来,洋奶粉在中国市场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份额和话语权,“从2006年到2012年,这些外资奶粉每年涨价的幅度都超过了15%。”王丁棉表示,洋奶粉近年来以成本上升、配方调整或改换包装等理由,轮番多次上调产品价格,而天价罚单对洋奶粉无疑是一种震慑,它们肆无忌惮涨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回。
而恒天然“肉毒杆菌门”则让洋奶粉百分百纯净的神话破灭。恒天然在8月10日再次宣布,在斯里兰卡召回两批次涉嫌受到农用化学品双氰胺污染的奶粉。接连爆发的质量问题,让恒天然产品“干净、绿色”的形象受损严重。
“政府的各种政策和‘毒奶粉’事件肯定会对洋品牌在国内的销售造成影响。”王丁棉表示,由于洋奶粉接连受到冲击,给国内奶粉品牌带来一定机会,但国内奶粉市场格局不会因此发生较大的改变,“洋奶粉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和话语权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

恒天然奶粉“肉毒杆菌污染”事件虽然闹了个大乌龙,但在如此敏感的领域却令消费者在虚惊一场之后也难以平复内心的恐慌。

一时间,不少消费者开始纠结,“究竟该给孩子喝什么奶粉呢?感觉喝什么都不放心。”

2008年,国产奶粉陷入三聚氰胺事件中,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信心尽失。可如今,洋奶粉也被频频曝光负面事件,虽然最终恒天然“肉毒杆菌污染”事件摆了一个乌龙,但仍在恒天然3批次乳清蛋白粉中检验出梭状芽胞杆菌。

其实,不论是洋奶粉也好,国产奶粉也罢,都有可能出现食品安全问题。但作为理性的消费者不应当将事情放大,且一味盲目依赖洋奶粉。在采访过程中一些消费者也提出这样的反思,“为什么我们生活中喝的鲜奶、液态奶都是国产的,可一提到给孩子买奶粉就一定认准了洋品牌?”归根结底,还是有些对国产奶粉不信任。

那么,当消费者对洋奶粉依赖程度出现松懈并且提出质疑时,国产奶粉能否依靠过硬的产品质量借机发力,打一场翻身仗呢?的确,有国产乳企正在冲入婴幼儿奶粉市场。

国内乳业专家王丁棉向本报表示,消费者最关注的就是奶粉质量,并非生产奶粉这个企业本身的规模和名气,甚至是品牌。所以,只要奶源品质过硬,使用原料让消费者放心,生产链严格把关,相信国产品牌也逐渐能够恢复公众的消费信心。

其实,国内乳企也应当树立这样的信心,毕竟曾经有企业成功地化解了食品安全危机。只要认真做食品,品质过硬,就能够赢得消费者的认可。

洋奶粉食品安全

负面事件频发

8月2日国家发改委对多家洋奶粉企业进行价格反垄断调查,消费者也表明已经被洋奶粉“绑架”,在过分依赖于洋奶粉的同时,洋奶粉却变本加厉,说提价就提价,几年时间,价格像坐了火箭一般直线上涨、就在价格反垄断调查之际,新西兰负责监管食品安全的初级产业部宣布,恒天然公司旗下工厂生产的约38吨浓缩乳清蛋白粉被检测出含有肉毒杆菌毒素。

事隔几日,斯里兰卡卫生部称恒天然出口至该国的奶粉被检测出双氰胺残留。

2013年8月19日,国家质检总局通报,仅次于恒天然的新西兰第二大乳企———西部乳业公司生产的2批次总重量为390公斤的“乳铁蛋白”中检出硝酸盐含量超标。8月23日,国家质检总局公开信息显示,今年5月从新西兰进口的2批恒天然全脂奶粉被检出硝酸盐超标,总重量达42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