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图吴耀华

截至5月底,湛江对虾排塘率超过50%,甚至高达60%;阳江排塘率超过70%;茂名排塘率在50%以上;广西防城和钦州排塘率50%,广西北海排塘率达60~70%;珠三角排塘率为50~60%;海南排塘率超出60%;福建排塘率达50%……一连串的数据,打破了今年养虾人的赚钱梦。至少,早造虾大势已去。
高排塘对行业的打击远远不止这些。虾苗滞销,虾料掉量,虾塘降租,加工厂面临要么收高价虾,要么无虾可收的境地。
6月上旬,华南对虾存塘少,规格多为中小规格,虾价虽不及5月上旬高,但总体价位仍相当不错。粤西地区规格为40头的对虾价格为20元/500g;珠三角地区40头规格的白对虾价格为22~23元/500g,海南地区40头规格的对虾价格为23~24元/500g。
中山市永健虾苗场的总经理梁健毅表示,当前餐饮业消费减弱,食用油价下降,但虾价依然高企,说明今年对虾养殖情况并不理想。他还指出,要了解虾农投苗量,一看饲料销量,二看塘租价格。
近日,从本刊记者向多个虾料厂打探的销售数据来看,今年虾料掉量很厉害,比去年差很多。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南方农村报资讯:养虾投苗失败原本很正常,然而,在两个月内,同一地区的多数养户数次投苗,却少有成功。这令人诧异。在湛江遂溪县乐民镇,许多虾农投放虾苗仅10多天就发现虾苗死亡,用药也无济于事。这种现象自今年6月初至今,已持续了2个多月。
虾苗死亡原因,众说纷纭。有人猜测是近期频繁台风天气影响,亦有人称是海水有毒藻类多,甚至有人怀疑临近海域的海螺养户用剧毒药物毒杀小杂鱼而污染了海水。
虽然原因尚无定论,但对虾农造成的影响已经显现。尽管现在是中造对虾投苗高峰期,但养户已不敢贸然投苗,任由池塘空置。业内人士估计,当地的虾塘空置率高达9成。
投苗12天内发病
8月是养虾旺季,虾塘内的增氧机本该翻滚波浪,然而,在遂溪县乐民镇海沙村,南方农村报记者发现此地的不少虾塘一片静悄悄。平时喧嚣的增氧机横七竖八地躺在塘底或被搁置在塘基上晒太阳。
该村养殖户林妃元告诉记者,他有12口池塘,共50多亩,但没有一口塘有虾,“没办法,投的苗全死了。”
今年6月中旬,林妃元出售完早造虾。紧接着在6月25日、6月30日、7月2日,他分别投放了3批一代虾苗,开始养殖第二造虾。面积大的虾塘投苗18万/亩,面积小的25万/亩。“投苗后12天内,三批苗全都发病出事。”他表示,虾苗发病时间快的仅3天,迟的12天。
着急的林妃元向当地药店、苗场的技术员求助,采取了许多挽救措施,下了不少药,但没能凑效,虾苗陆续死亡,最终全军覆没。
林妃元的情况在当地并非个例。他表示,海沙村那些空置的虾塘背后都隐藏着类似的“不幸遭遇”。当地某对虾苗场老板向记者透露,除了海沙村,乐民镇的其它村及相邻的港门镇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乐民镇内塘村对虾养户黄晨向记者证实,周围的虾农,中造虾苗的投放全部以失败告终。在乐民镇调神、芋村,数位养户反映,今年的第二造虾苗养殖成功率极低,“可以说是零”。
湛江恒兴特种饲料有限公司销售经理莫爵君表示,乐民、港门两镇的养户是从6月初开始投放第二造虾苗。从发病出事至今,已持续两个月,他估计,受此影响,两地目前虾塘的空置率高达90%。
病因众说纷纭 养了8年虾的芋村养殖工人梁师傅称,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碰到。
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梁师傅纳闷,水色看起来挺好,投放的虾苗质量也没问题,因为同批苗在其他区域都获得成功。养殖密度虽高,但在相同的密度下头造虾却能养殖成功,况且,同样是进行高密度养殖的江洪镇,大半养户第二造虾投苗后都未出现类似情况。他因此怀疑,“水质可能有问题,却看不出什么道道”。
捷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虾苗场场长戴怀认为,这段时间台风频繁,天气变化大,虾苗抵抗力差,原本就容易发病。他同时表示,恶劣天气也会造成藻类活性差,容易出现死亡。有的藻类死亡后会释放出毒素,这也会造成虾苗死亡。而前段时间,乐民、港门镇附近的海域,甲藻、丝状藻数量剧增。这些有毒藻类进入虾塘后,也能引起虾苗死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认同戴的说法。他称,虽没去现场取水化验,但从各种现象对比分析,进塘的海水应含有有害物质。
但有养户却有不同看法。芋村养户老刘就表示,海水都经过沙池过滤消毒后才引进虾塘,有害藻类含量应该已大为减少。他也按苗场、药店、饲料厂、药厂的技术员要求,下解毒药,引进有益藻种,但虾苗仍然出现死亡,“这又如何解释?”
由于死亡率高,有些虾农甚至怀疑,当地的海水是否含有剧毒物质,而平常的解毒药或过滤池也无法消除其毒性。虾农指这剧毒物质来源于当地海域的海螺养户。虾农称,海螺养户用氰化物毒杀小杂鱼,保护养殖的螺类贝类,“但我们也没有直接证据。”
发病原因不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当地养户对此已感到恐慌,甚至不敢投苗。黄晨有四口虾塘,共20多亩。在6月份,第二造虾苗他投放了两次,都失败排塘,仅苗钱黄晨就损失近10万元。如今他的虾塘空置,暂时还没有投苗的计划。“投一次死一次,还死得不明不白,不敢投了。”黄晨苦笑说。
林妃元也表示,最近还没投苗打算。前几天有少数养户不甘让虾塘空置浪费,又开始投苗赶生产。他还特意跑去看了一下情况,“有的没事,有的又已经发病。”

牵一发而动全身。据了解,受天气、水质、种苗差等不利因素影响,今年粤西地区早造虾投苗失败率高达8成。随着天气回稳转暖,五六月或会迎来新一轮的投苗高峰。业内人士指出,受此影响,今年过度的集中投苗会导致用料高峰期饲料供应会更加紧张,厂方需提前储备好饲料并合理分配销售。

养殖户:高风险催生了“跑塘一族”

目前投苗不到三成

在广东雷州市纪家镇,一养虾多年的孙老板最近致电本刊记者,有意将其虾塘卖出或转租出去,“我有一个3年租期的高位池,20亩面积,配套薄膜、增氧机等设备,9万元卖断使用权。如果租的话,就3万元/年吧。”孙老板表示,对虾实在难养,年年亏损,不得不出售或转让。目前像孙老板这样萌生退意的养虾户并不少。“在粤西地区,很多虾塘正急着出租转让,虾塘租金也明显下降,月租大概1500元/亩的高位池,还有设备配套,价格实在便宜,若是在广西钦州或江门台山,这个价格绝对没有,所以我给出的价格不算高,只希望能够快点脱手。”孙老板说。
弃塘做饲料业务员的孙老板还告诉记者,现在虾塘租金锐减,不少浙江人南下,趁势大量抢租或买断虾塘,自用或转租出去。以阳西和电白地区尤为明显。茂名市岭门镇马文军老板,这个去年年底从台山南迁下来的养殖户兼饲料经销商,在台山已经养了6年虾。马文军回忆,2012年台山地区早造虾成功率不及20%,下半年失败率高达90%,绝大多数养殖户亏本,严重亏本不在少数,很多缺乏资金支撑的浙江虾农弃塘转行或转租出去,然后转战其他养殖区。
去年,马文军看到台山养虾整体情况不好,遂萌生退意。所幸多年养虾下来,马文军挣了不少钱。因此,去年特地前往粤西考察。他回忆,考察时发现茂名土质、环境比台山好,塘租便宜。于是,马文军决定将台山约700多亩虾塘转租他人,于2012年年底举家南迁,定居茂名岭门镇,并在当地大量购地,开发了400多亩的虾塘。除小部分自己打理,大部分出租给自家亲戚朋友,并开了一间饲料经销店,顺带做些渔药代理。
湛江养殖户施老板指出,因去年养殖效益差,塘租大幅下降的事实,“价位一般在700~800元/亩或400~500元/亩的,甚至200~300元/亩的都有。”他说,不过如果虾塘质量好,养得不错,还是要2500元/亩以上。”
“台山塘租整体下降30%,有的土塘租金从原来2000~3000元/亩降到800~1000元/亩不等。”台山市一养殖大户曾老板表示,“去年台山土塘超过94%排塘率,虾农元气大伤,再这样下去,虾塘即使送给虾农都不要。虾苗、渔药、饲料,样样要钱,养殖年年失败,非虾农承受得起的。”
虾塘租金价格下降除粤西地区外,珠三角、海南均有大幅度下降。中山市永健虾苗场总经理梁健毅表示,珠三角地区的虾塘租金普遍下降了40%。海南省对虾养殖协会会长王博文也表示,现在不少虾农租塘热情减少,最高的租金从6000~7000元/亩也降到3000~4000元/亩。
事实上,气候和病害才是虾农不愿养殖主因。王博文表示,海南地区养殖情况不佳,“前段时间频繁下雨,整体上排塘高达6成,近期天气有所好转,偏偏遇上高温,对虾出现偷死症。”同时还是海南文诚实业有限公司(简称文诚实业)总经理身份的王博文,今年投了1.2亿虾苗,有排塘现象,但情况不严重。据其介绍,文诚实业共有180多口虾塘,总面积为1500亩,每口塘平均有4亩面积,每亩投放15~20万尾虾苗。“今年对虾难养,除了虾苗质量、水质环境的原因,还有饲料质量以及饲料里某种成分威胁对虾健康。”
文昌光大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简称光大水产)总经理韩良光承认,今年对虾总体上难养,转让虾塘的情况时有发生。“海南地区不敢放苗的虾农不占多数,但放了苗的虾农也不见得养得好。”纵使海南对虾养殖情况不好,但韩良光自养的虾目前为止未出现排塘现象。据他介绍,光大水产拥有20多口虾塘,每口塘为5亩。今年投放2000万尾虾苗,每亩投放约20万尾。韩良光还补充道,听广东朋友言,因气温低、水不肥,阳江地区清明节投放的虾苗几乎排光。
面对养虾难的形势,海南恒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决定今年主养石斑鱼及经营鱼苗,董事长林雄表示,虾难养,对虾养殖的投入减了不少。
海南省海生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德玲和海南海尚种苗培育基地有限公司总经理邢波也指出,今年海南对虾养殖情况不佳,“有的地方排塘率达30~40%的,有的甚至超过50%。”邢波说。
茂名电白镇养殖户张景称也觉得今年对虾确实难养。其投入的100多万尾虾苗,仅过一个月排塘率超过一半。“时常下雨,茂名很少人能把虾养好的,养殖成功率不及一半,不少人现宁愿空着塘,也不愿放苗。”
湛江国联水产种苗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国联种苗)总经理谭立志也表示,今年因天气因素,对虾农投苗和养殖影响确实颇大。据其介绍,3月底到5月初,阴雨天气居多,虾农投苗积极性连连受挫,而对虾养殖方面,4月初,整个对虾养殖区排塘率达到40%。剩下的60%虾苗均遭受不同程度的影响,严重打击虾农养殖信心。“原本在4月中旬可放苗的虾农,眼见虾塘如此‘惨况’,多数选择停塘观望。”
不过,台山的曾老板断然不敢空着塘,因为他拥有100多口,共500亩的高位池。
据他介绍,今年共投放6000万尾虾苗,每亩投放12万尾。到目前为止已有两个虾塘排了塘,而他不打算补苗。“再补苗的话,虾的规格就参差不齐,还不如这样养着。”
他表示,养殖高手也有失手的时候,他自己就是一个例子。他回忆,他共有4个养殖场,其中,有一个100多亩养殖面积的养殖场,在去年养晚造虾时全军覆没,让他蒙受5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要知道,曾老板养了14年的虾,从未失手过,是台山镇有名的养殖高手。

2010年5月5日,湛江市东海岛东简镇崩塘村,碧日当空。

苗场:天气不稳,生产不顺,销售不利

叶叔看着波光粼粼的池塘,叹了口气,“这天气要是早来半个月就好了,虾苗损失也不会这么大。”

“3~4月的阴雨天气,影响了对虾生长速度的同时,也滋生了不少病菌,虾农一旦不提高警惕和消毒不到位的话,虾就会生病,甚至死亡。”谭立志如是说。事实证明,因粗心大意,虾塘出事的虾农不在少数,这更促使虾农不愿投苗,虾苗滞销,苗场竞相压价。
谭立志表示,天气对国联种苗的生产和销售影响并不大,但因生产地(电白和东海岛)水质欠佳,国联种苗的对虾出苗率仅有30~40%,促使国联虾苗价高且供不应求。他还透露,截至5月下旬,已销出15亿尾的虾苗,比去年同期持平,但比今年预期减少了30%。
湛江市东海岛东方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东方实业)总经理梁立清表示,除了气候影响生产,还有东海岛水质。“每次涨潮所抽回的水质不一,导致虾苗质量不稳,成活率不高。”他透露,到5月下旬为止,东方实业已销出8~9亿尾的虾苗,比去年同期减少1~2亿尾。而东方实业今年拟定的20~25亿尾的销售目标,是按当前养殖与生产情况调整后的,而最初拟定的数据比现定的高些。
湛江粤海水产种苗有限公司(简称粤海种苗)东海基地副总经理吴坚也表示,除了天气原因影响生产外,东海岛水质也是问题。据其解释,所抽回来的海水中发现荧光菌,“此菌难处理,每次涨潮出现的荧光菌都让人头疼。生产前对水质是有处理,但效果不明显,好多苗场反映这菌都是在虾苗生产出来后发现的,又不敢用药,担心影响虾苗成活率。”
在销售方面,今年粤海种苗东海基地的虾苗销售也不理想,一方面因去年对虾养殖效益不好,虾农亏损严重,而饲料厂对前期饲料销售政策改为现金交易,断了资金链的虾农也放弃养虾。另一方面虾苗需求减少,供应过多,虾苗滞销。
梁键毅也赞同吴坚的虾苗需求减少的看法。他透露,截至5月下旬,永健虾苗的三个虾苗场,共销出9亿尾虾苗,比去年同期的12亿尾减少了25%。“饲料厂赊销政策改动只是部分原因,主要还是70%虾农亏本严重,20%的虾农赚钱,10%也只是保本。”他还估计下半年也不乐观,“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季情况都不乐观,下半年岂能乐观?”
“生产质量不稳定,这一批做得好,那一批又做得不好。”湛江市德海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仁伟如是说。据了解,到今年5月下旬为止,德海共销出1.5亿尾规格为0.9~1cm的虾苗,与去年同期的3~4亿尾的虾苗减少了不少。而湛江市大成养殖有限公司(简称大成)今年生产也不顺利,5月份的产量比4月份的减少了20~30%,“3~4月份,受天气影响,规格较大的虾苗卖不出,规格较小的虾苗也无法生产。到5月份虽说大小虾苗均有生产,但产量却不多。”大成常务副总经理吴常丰还透露,今年5月下旬,大成的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5%。“养殖户投苗减了不少,均认为可放可不放,有些虾农还有绝望的情绪。”
而湛江海茂水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海茂)虽生产顺利,但销售不理想,海茂常务副总经理陈清表示,今年放苗不集中,而市场苗多,竞争力大,“过去4、5月份和7、8月份不仅是放苗高峰期,而且是苗场生产和销售的高峰期,然(下接33页)(上接31页)而今年市场需求有变,而我们还是按过去的时间生产,需求不足,导致虾苗滞销。”因此海茂今年拟定的50个亿的销售目标,陈清觉得有挑战。
海南地区,中吉大海洋种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尔吉表示,5月中旬暴雨多影响海区水质,造成虾苗生产不顺,虾苗成活率不及3、4月份高。海南省昌江南疆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义军也表示,南疆虾苗的生产在北方基地较为顺利,但在南方基地受气候及水质变化情况影响较大,虾苗质量不稳定。而销售方面,南方市场较往年数量减少,“因对虾养殖难度大,养殖户放苗积极性低。”
在福建地区,厦门市新荣腾水产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陈斌福表示,福建地区多雨季,新荣腾的虾苗生产难,产量有所减少。而福建地区90%的虾苗场亏损,销量只有两三成。陈斌福介绍,福建的很多虾苗场主要以本地种虾做种,来生产虾苗,但雨水频繁影响整体水质,促使虾苗生产不顺,本地幼体成本高。

叶叔有两口塘,18亩,今年4月初至今,他已投放了两次虾苗,都以失败告终。他第一次投苗是在4月3日,两口塘共投放126万尾虾苗。叶叔说,不到一个星期,池塘里的虾苗开始不断出现死亡。尽管池塘内还存活部分虾苗,但叶叔还是将整塘池水排干重新投苗。

饲料厂:塘里少虾,饲料难上量

“虾苗发病,后期养殖也不会顺利,长痛不如短痛,所以干脆排掉。”叶叔说,今年第一次投苗,损失就高达1万多元。重新进水做好投苗准备后,出于再次全军覆没的担忧,4月20日,他仅往一口塘投放了70万尾虾苗。一个多星期后,叶叔的担忧不幸变成事实,虾苗再次出现大量死亡,他的第二次投苗遭遇滑铁卢。

“今年对虾养殖似乎比去年还艰难,不少客户打来预付款,都没来拉料。”湛江科源饲料有限公司(简称科源)总经理陈招说。科源是一家以现金交易为主的饲料公司,陈招表示,本来做现金的,虾料销得就不多,但今年销售情况比去年同期还差。当问及是否改变策略做赊销,陈招坚决拒绝,“看这几年对虾养殖情况,赊出去的钱肯定是收不回来,所以我们不能追求量的上升,现金链还得控制好。”
广东粤佳饲料有限公司营销部部长郑冯锡表示,截至5月底,粤佳共销出为一万多吨虾料,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0%。“养殖不理想,发病多,都是销量不好的主要原因。”
“因频繁下雨,投苗时间一拖,估计今年投苗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一半。”湛江市海田水产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守光反映,今年海南投苗量只有5~6成,湛江广西投苗量低于5成。
据他介绍,海田饲料今年饲料销量比去年同期减少。“因为我们针对的是大客户,如果大客户都不投苗,就没有销量。”不过他认为,天气会慢慢好转,销量也自然回升。
中山粤海饲料有限公司营销部部长郑真龙和卜峰(北海)水产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怀中均认为,今年整个虾料市场需求有所萎缩。郑真龙反映,养虾难,虾农现有资金少,养殖户投料不积极。张怀中指出,放苗不集中、虾塘排塘率高的事实。“去年养得好的虾农还会继续放,反之,推迟放苗或不放。但接下来的气温将越来越高,后期养殖情况也不好说。”
张怀中还表示,广西北海合浦县早造苗排塘率达六七成,北海合浦县有20%的虾农放弃养殖或转让虾塘,而广西钦州的对虾养殖也只有五成的成活率。
面对如此养殖形势,以珠三角、粤东、福建为主打中山粤海的虾料销量还是有所上升。据郑真龙透露,今年5月下旬为止,大概销出9000t虾料,比去年同期增长20%。“因为开发了新客户,为客户提供合理的养殖方法与技术。”而北海卜峰饲料方面,今年的虾料也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30%,但张怀中解释,因去年销量不理想,今年调整策略,所以这样的增长也在情理之中。

相关文章